QESOSA Ontario
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安省分會
                
多城伊中校友會建議由我寫一篇有關六十年代之老師近況﹐這頗不容易。雖然在以往十多年經常往來東
南亞及美加、澳等各地﹐但多為商務公斡﹐來去匆匆。通常是預先電告當地同學﹐要求盡量召集64年畢
業的同學及當時執教鞭之一班老師們一同聚餐﹐從而自閒談中了解其近況﹐所得資料不多亦不全﹐故此
篇只能說是六十年代之老師點滴或花絮。

在數十次聚餐中、參加的同學有時多達數十人﹐應邀的老師亦往往有四至五人。其中包括有教中文的章
槃、霍寶籃及周公溥﹐教生物的 Ruth Wong 及 Jimmy Chan﹐教英文的蘇綺霜 (Miss  So) 及 Miss
Baptista﹐教地理的江紹賢﹐教數理科的陳永照﹐及教翻譯的 Alfred Ling。

有一位在 73 年畢業的師妹胡燕青曾寫了一部九十多頁的小書“我的老師”。寫的是其中、小學時代眼中的
老師﹐寫得很感性﹐奇怪的是在她所描述十位伊中老師當中﹐我所認識的就只有教了我四年中文的章槃
﹐其餘的九位都不認識﹐果真是十年人事幾番新也。

章槃現居於加州 Oakland 一所近唐人街之柏文﹐我每次路往三藩市時都設法跟他會面﹐上一次見他是大
約一年前﹐他年逾八十﹐身體倒還不錯﹐腰背直直﹐說話中氣充沛﹐相貌超逸清瞿﹐大概與長期修練打
坐有關﹐育有一子一女﹐俱已成才。

Ruth Wong 現居於多倫多﹐曾於多大執教﹐早年以無比信念﹐戰勝癌魔﹐數年前曾與夫婿一同返港﹐由
同學梁英傑召集聚餐。數月前亦有參加我們同學在多倫多之聚會﹐觀其心境開泰﹐與姓高夫君二人相敬
如賓﹐其樂融融﹐真神仙伴侶也。

蘇綺霜在退休前曾在香港教育學院任教﹐退休後一個人居於多倫多北部之 Unionville﹐一年前也曾參加在
多倫多為 Mr. Hinton 舉辦之晚餐聚會﹐她還是樣子甜甜﹐溫文婉雅﹐据說平時深居簡出﹐在家看書彈琴
消遣自娛﹐其芳鄰為多年好友﹐互相照應﹐不愁寂寞。

霍寶籃現居於溫哥華﹐最近與他見面是一年前﹐共同聚餐的還有十多位64畢業的同學﹐如陳錦章﹐張國
慶﹐吳藹琪﹐趙不才﹐褚瑞貞﹐王寶瓊﹐招麗君﹐關達文等。他看來身體健康﹐說話充滿幽默感﹐他說
就是睡眠有問題﹐不知是否與欠缺運動有關﹐據說有時由我屆同學相約打打麻將牌以消磨時間。

周公溥於數年前於廣華醫院病逝﹐生前為參加我們聚餐的中堅份子﹐他在座時高談闊論﹐議論頗為精采
﹐尤其述及學校內之見聞﹐甚有獨特見解﹐同學梁英傑常相約共飲茶﹐他死時年逾八十﹐亦算高壽矣﹐
留彌之際﹐我與梁英傑亦有前往探望之﹐記憶中有子啟謀在美エ作﹐女惠娟則仍在香港﹐俱己成家。

上次見潘偉堂大約是十年前﹐其時為中學校長﹐他看來仍是活力充沛﹐身體健碩﹐談笑風生﹐大抵與長
期運動有關。

Alfred Ling 在十年前參加我們的同學聚餐﹐他說話時還是帶有寧波口音﹐紳仕風度如常﹐其時已年屆七
十﹐猶熱心於教會活動﹐實基督徒之典範也。

Miss Baptista 曾移民溫哥華﹐90年代回流香港任職於女童軍總會﹐言談間對加國之重稅頗有微詞﹐亦訴
盡“萬稅”加國子民之心聲也。

最近見 Jimmy Chan 是一年多前﹐其時他夫婦倆前往澳洲墨爾砵開會﹐我適逢亦前往旅遊﹐遂邀之與程
本燦同學夫婦共聚午餐﹐陳博士為香港大學心理學教授﹐今年初四月時擬來多倫多參加國際會議﹐但因
SARS 問題而最後取消。其學術交流活動﹐遍盡全球﹐誠權威人仕也。

江紹賢於退休後轉任青衣一所學校校長﹐大約在十年前已移民澳洲。

在 70年曾於加拿大 Kingston 見過教物理的李耀等﹐他其時在 Queens University 修讀碩士﹐當時以逾四
十之齡﹐猶好學不倦﹐實難能可貴﹐不讓古之蘇老泉也。

聽說朱家輝及教中文的周師奶分別定居於多倫多與 Sault Ste Marie﹐未知近況如何﹐據聞朱家輝在 Mr.
Hinton 兩年前訪加時﹐亦有參加聚餐﹐回想當年他教學時﹐能無須觀讀教材而口授化學課程筆記﹐且鮮
有遺漏﹐對學生功課及考試之要求甚為嚴格﹐苟有錯誤則分數全無﹐務求學生之答案能絕對正確﹐令我
輩學子對之既敬且畏。聞說其因中風而不良於行﹐祝其能早日康復。

數十年前教過我的老師還有很多﹐印象較深的包括有教美術的陳炳添﹐教普通科的高羨梅 (Miss Ko)﹐教
地理科的譚煥文與 Alice Yau﹐教英語的Mrs.張及 Walter Ng 等﹐均未知其近況﹐教化學的廖景文及教西
洋史的李心安 (Betty Lee) 據說因癌病去世﹐二人皆良師也﹐惜天妒英才﹐慨嘆天道無常﹐人生每多憾事
﹐細思我屆同學大多已近退休之齡﹐順此奉勸諸君應以健康為重﹐行樂及時﹐保持心境開朗﹐工作時若
遇有未遂心之事亦設法以平常心視之﹐無須因「催眉折腰事權貴」而導致「不得開心顏」也。

我自兩年前退休後﹐久未執筆﹐寫作此文每有詞不達意﹐恐有以管窺豹﹐不盡不實之處﹐自思與胡燕青
之“我的老師”比較﹐頗有狗尾續貂之感﹐然嘗聞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故寫此“六十年代老師花絮”予伊中
同學分享﹐各校友若得悉其它老師之狀況或近況﹐亦可投稿予黃健邦同學﹐則不失筆者拋磚引玉之愿意
也。    


鄧紹祺 2003年10月寫於多倫多。
                  六十年代老師花絮                                         鄧紹祺 James Tang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