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漢杰因公要到卡加利,我倆決定順道西遊,到美國加州探望我的妹妹。在九月下旬我們便展開了這個“熱之
旅”。

滿眼秋意的卡城,晚間的氣溫已降至零度甚至負度了。早上市中心的街道冷冷清清,寒風撲面,行人都早已利用
那全天候、連貫著市中心各大廈的“+15”通道來往。“+15”就像多市中心的地底行人街“PATH”,不過,它倒是
在地面十五呎上,亦即大廈的二樓,由有蓋天橋串連著,比在多市地庫行走,感覺上好一點,至少知道外面是光
是暗,是晴是雨。

在卡城的一個電話,把陳力民同學在百忙中喚到市中心來。他親自到酒店管接管送,我們卻不知道原來他剛在凌
晨才旅遊返家呢!我們品茗相聚,由四十多年前校營領袖訓練班開始,到彼此抵加後各自的生活與變化,談個不
亦樂乎。窗外的寒風並沒有冷卻那熾熱的友情。可惜,轉眼又到分別的時候,大家沒定下再會的日子,但深信不
久的將來定會再見面;或在卡城,或在多市,也可能在香港哩!

在卡城逗留了數天,我們告別卡城的寒意,飛到有“陽光之州”的美國加州。我們先落腳羅省,看看妹妹潔心的新
居。她的孩子都已是離巢燕,但夫婦倆卻看上了這幢數千呎的新房子,還有兩部汽車供我們隨時使用!

羅省的校友們早兩天剛送走了老校長韓敦博士,妹妹的一個鄰居學長 Frank 特地送來一張放大了的歡迎校長聚餐
全體合照。三十多個笑意盈盈的面孔,很多我都不太認識。有的外貌有點改變,細看之下才能叫出姓名來!這次
是南加州的同學首次接待老校長,因爲以往的歡迎或送別會,住南加州的同學要數小時車程才能趕到三藩市參
加。今次老校長重臨加州,羅省的同學與三藩市的同學一起安排老校長的行程。有當導遊的,有安排聚餐,有負
責招呼住宿。從那照片和妹妹的憶述,可以體會到他們每個人的喜悅。滿腔溫馨的感覺,彷彿又回到伊中大家庭
的日子!

自陽光普照的羅省,我倆驅車越州直闖“沙漠綠洲”拉斯維加斯,走馬看花地參觀了幾家聞名的大酒店,感慨這個
燈紅酒綠的花花世界就像一個成年人的遊樂場,真容易令人沉迷在各種新奇的玩意中!晚上,我們達到這個“LV”
遊的目的之一,就是買票觀賞加國的娛樂異寳——“O”這個譽滿全球的表演!接著,我倆用了八小時的來回車
程,到此行的最終目標—— Bryce Canyon,欣賞大自然的美景奇觀。

進入 Bryce Canyon 之前,我們先抵達 Red Rock Canyon。在火紅的午間太陽映照下,艷紅的山石佇立在眼
前,各種不同的形狀令人目不暇給,全都紅得令人幾乎睜不開眼來,使我們有點回到亞利桑那州的 Sedona 山區
的感覺。

由於山區的時間快了一小時,我們逗留片刻,便需要趕車到 Bryce Canyon 去。進入了國家公園,沿著山路直駛
至終點,在折返時才逐一景點瀏覽欣賞。在八千多呎的高原懸崖邊,環望四周,除了天就是山。艷紅的山,偶有
綠色的樹,給白色的岩層作點綴,每個角度的景致都不一樣。整個山脈,多少個山頭,歷盡千百萬年,在天氣的
變化下,經歷風、沙、雪、雨的雕鑿,形成各式各樣的形態;加上山石地質不同,礦物顔色差異,構成一幅幅天
然的圖畫呈現眼前。

在夕陽斜照下,薄薄的山石柱紅得透明,活像紅紗鋪面的女郎。在陽光未及的遠處,巍然聳立著千千百百的石
柱;有些看來就像一個天然的兵馬俑,有的又像一幅圍城的石牆,有的則好像千年古城;在陰暗的角落裏,更像
一群早已成爲化石、等待著末日來臨的人群。我們利用最後的一線陽光,貪婪地捕捉那些天然奇景。山區的日落
來得快,使我們必須摸黑踏上歸途。

欣賞過猶他州的山景,我們再由羅省北上會友。一小時的飛機加上兩小時的車程,把我倆帶到好友 Anita 和
Sidney 在 Sacramento 近郊 Roseville 的家中。在裊裊茶香中,他倆細説整個周末的遊覽計劃。由於行程緊湊,
還未能仔細欣賞他倆佈置精雅的家,便要踏上北加州湖光山色之旅了。

沿著蜿蜒的山區公路直上,滿山黃葉,一轉眼便來到著名的 Lake Tahoe 風景區。藍天白雲,青山綠水,更有摯
友相伴,人生何求!

Lake Tahoe 的天然風景令人悠然神往,Reno 五光十色的人工夜景又使人目眩!吃過了 Sacramento 市内水準不
錯的唐餐館的各樣海鮮後,次日又啓程去 Sonoma 及 Napa Valley 加州著名的酒區遊覽,享受地道的午餐,參觀
多個酒園與釀酒場,淺嚐加州的佳釀。一個周末就彷如夢幻一般過去了。我倆又得向款待我們的好友告別。加州
的陽光雖然燦爛,美酒雖醇,到底還是不及加州的友情那麽令人暖心!

自 Sacramento,我倆驅車回到三藩市,一個我們在二十年前已經把心留下的地方,重投伊中大姐 Kathleen 的
open arms 裏,享受她和 Andrew 的熱情招待。家住 San Jose 的美國伊中舊生會會長 Joyce Yau 因工作關係,
未能出席 Kathleen 安排在牡丹閣的茶敍。碰巧另一會董 Nelson 舉家往夏威夷旅行,亦未能參加。但有來自
Fremont 的 前伊中舊生會會長 Y.K. Leung,小小的一桌人,由六十年代的香港開始,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幾個
小時很快便過去了。向 Y.K. 道別,他說 2006 年秋天打算來安省探望親友及賞楓葉。Y.K. 曾在多年前一個寒
冬,特地飛來參加我們歡迎韓敦校長的聚會,我們當然萬分歡迎他再來多市。

三藩市陽光普照,在金門橋畔公園遠眺太平洋彼岸,母校種種回憶湧上心頭。青春不再,往事堪回味,心中默
禱,未有機緣相見的校友,惟有等待下次西遊吧。

回到羅省,妹妹早已約好了一桌子同學聚餐。餐桌上由最早畢業的到最年輕的,相隔有十多年。不是每個人都同
期在伊中度過他們的少年十五二十時,但伊中精神仍然一貫始終。飯桌上就彷如一個大家庭,那一份親切感,哪
怕是初次見面,都令人感到點點滴滴,暖在心頭。一股熱流,來自大家同流著伊中的血。友情之光,照亮未來無
盡的歲月。哪怕若干年後,只要再見面,那股熱與光仍會溫暖每個伊中校友的心!

十月下旬回到多市家,迎窗秋意,滿眼是彩色的紅與橙,夾雜著黃與棕,和深淺明暗的綠。無盡的秋意已給我送
來了冬雪不遠的信息。滿溢著這個“熱之旅”回憶的我,可不怕寒冬的來臨哩!
QESOSA Ontario
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安省分會
《熱之旅》
梁潔詩 (65)
The Red Rock
Nancy & James Tang with Kathleen & Andrew Lau
by the Golden Gate Bridge
See the complete photo album here.